懒癌晚期

My Fair Lady

今天是阴天。

Lowrie并没有穿着平时的休闲装。

而是换上了一身西装。

独自一人走在灰暗的森林里。

慢慢踏入一块被树木遮挡着的空地中。

映入眼帘的是一口棺木。

被无数白色的花簇拥着。

墨绿色的树木矗立在四周。

黑色的瞳仁静静注视着。

走上前去掀开了漆黑的棺盖。

棺木里的人静静地躺着。

双手放在胸前。

铅白的长发散落在身旁。

精致的脸颊上没有一点瑕疵。

“昨天Yosafire又捣乱了”

“Froze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孩子”

“Eithw大人和Kcalb大人也很开心”

“孩子们很可爱”

……

Lowrie一边抚弄着对方的长发。

一边对着棺木里的人自言自语。

仿若对方能听到一般。

像往常一样悠闲的叙说着无关紧要的话题。

眼睛始终望着毫无一丝波澜的脸蛋。

终于缓慢的说出了本应埋葬着的心情。

“Greif,你很漂亮”

“Greif,我喜欢你”

“Grief,我爱你”

“Grief……”

独自说着爱的言语。

眼睛慢慢变得细长。

但始终没有移开目光。

“红色不适合你”

这样说着猛然撕烂了艳红的花束。

触目惊心的色彩飘散在四处。

是鲜血的颜色。

“白色才是你应有的”

仔细挑选了一株纯白的花。

轻轻的放在对方的脸旁。

“我爱你”

缓缓抬起一只修长的手。

落下一吻。

“Good Night”

“My fair lady.”

======END.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