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

发烧

Lowrie今天感觉不舒服。

不是普通的不舒服而是明明知道自己难受在哪里却没办法准确的指出。

难道被下〇药了?

不不不,作者怎么会写这种东西呢。

你问我那到底是什么?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咳咳,总之接下来的一段时间Lowrie一直是以感觉下一步要踩空的感觉撑到办公室。

Greif在办公室里,当她看到Lowrie进了办公室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

“怎么了”Greif灰色的眼瞳望着趴在办公桌上的Lowrie。

“有点...不舒服”Lowrie趴在办公桌上如是说,他现在真是感觉糟透了。

Greif望了他5秒,起身,走到Lowrie旁边。 

“Lowrie”她低头俯视着黑色的脑袋,叫出了对方的名字,突然发现原来那根橘色的呆毛是会动的。

其实作者很想抓抓看那根呆毛。

嗯,我是不是跑题了。

“嗯?”被唤名字的人抬起头,脸有点红。

“嗯,有点烫”Greif扶住Lowrie的脑袋,头抵在对方的额头上,感受着对方的体温。

很好,我们的Lowrie先生愣住了。

头抵在对方的额头上,他是做过的。

是对很讨厌他的那家伙做的。

我们先称那位先生为U先生。

Lowrie很强,在他的世界里经常会去欺负U先生。

每次U先生被打趴在地上的时候,他就会抓起对方的头发头狠狠的抵在对方头上,并说出一些很可怕的话,露出可怕的表情。

这种时候,Lowrie就会有一种很高兴,不对,这个词还不够,愉悦的心情。

不过现在,他愣住了。

不单单是因为Greif突然做出这种举动。

“怎么了,你脸更红了”【犯罪者】似乎没有感觉到什么。

但是【被害人】的感受可不小,以至于发烧更严重了。

于是Lowrie到底为什么会发烧更严重呢?

鬼知道。

今天灰色村的天气也很好。

=======END.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