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

电话

【Greif今天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吃饭去吧】

【不了,我还要赶事情,下次吧】

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Lowrie很郁闷。

这已经是Greif第⑥次拒绝他了。

再来一次应该就可以召唤海囚了。

啊——什么时候才能和Grief约会啊....

Lowrie趴在床上拿着手机看着通讯录里Grief的名字。

喜欢喜欢好喜欢Grief——

黑色的团子在床上滚来滚去。

Grief不喜欢我...

如果Grief和别人在一起...?

唔啊啊啊不行不行那样的事绝对不能发生!

可是又不接受我的邀请...

呼啊啊怎么办怎么办...

正当Lowrie苦恼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吓得他一个激灵从床上滚了下来摔在地上。

【是谁现在打来电话啊?!】

吃痛的揉揉头,眼睛瞥向来电人。

显示的是[Grief]

【诶...?】

Lowrie楞了一会,慌乱的接起电话。

【这么久不接,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Gr、Grief!】

【快点下来,我在你家楼下】

【咦...?】

Lowrie迅速跑向阳台,向下望去。

Grief抬头看着他。

【让女士久等可不好】

【啊,好、好的!】

Grief挂了电话,看着Lowrie从阳台消失的背影。

啊,脸红了。

这样想着,露出了一个皎洁的笑容。

望着喘着气跑来的Lowrie。

【走吧】

高贵依旧。

======END. 

My Fair Lady

今天是阴天。

Lowrie并没有穿着平时的休闲装。

而是换上了一身西装。

独自一人走在灰暗的森林里。

慢慢踏入一块被树木遮挡着的空地中。

映入眼帘的是一口棺木。

被无数白色的花簇拥着。

墨绿色的树木矗立在四周。

黑色的瞳仁静静注视着。

走上前去掀开了漆黑的棺盖。

棺木里的人静静地躺着。

双手放在胸前。

铅白的长发散落在身旁。

精致的脸颊上没有一点瑕疵。

“昨天Yosafire又捣乱了”

“Froze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孩子”

“Eithw大人和Kcalb大人也很开心”

“孩子们很可爱”

……

Lowrie一边抚弄着对方的长发。

一边对着棺木里的人自言自语。

仿若对方能听到一般。

像往常一样悠闲的叙说着无关紧要的话题。

眼睛始终望着毫无一丝波澜的脸蛋。

终于缓慢的说出了本应埋葬着的心情。

“Greif,你很漂亮”

“Greif,我喜欢你”

“Grief,我爱你”

“Grief……”

独自说着爱的言语。

眼睛慢慢变得细长。

但始终没有移开目光。

“红色不适合你”

这样说着猛然撕烂了艳红的花束。

触目惊心的色彩飘散在四处。

是鲜血的颜色。

“白色才是你应有的”

仔细挑选了一株纯白的花。

轻轻的放在对方的脸旁。

“我爱你”

缓缓抬起一只修长的手。

落下一吻。

“Good Night”

“My fair lady.”

======END.

情人节

今天是情人节。

灰色村到处弥漫着一股【LOVELOVE】的气息。

学校里也不例外。

Lowrie和Greif都很受学生们的欢迎。

早上打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两人的桌子上摆着一堆巧克力。

Lowrie随意拿起一包Pocky。

看到上面用粉色的笔写着【Lowrie老师我喜欢你!!❤】这样的东西。

嘿其实那个是我写的。

说笑而已。 

拿着的人只是笑笑。

转头望向Greif。

看着对方面无表情的盯着一包巧克力。

想必一定是看到了差不多的东西。

“Grief还真是受欢迎呢”Lowrie笑着拆开一包Pocky。

“你也一样”Greif慢悠悠的打开巧克力。

“呀,孩子们的手艺真是不错”好像挺喜欢的样子。

“这个,有点苦”Greif说着稍稍皱了皱眉。

“诶,是吗”Lowrie说着凑到对方身旁。

“嗯”Greif把手中的巧克力送到对方嘴边。

“咔嗒”

Lowrie咬了一口巧克力。

“唔,是有点”苦涩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

“Lowrie,嘴角”Greif提醒了一句。

“啊,有巧克力是吗”这样说着的Lowrie刚要拿纸擦去。

下一秒就感觉有什么湿润的东西舔着自己的嘴角。

“咦...?G、Greif...?”Lowrie愣住了。

“嗯?”Grief两只手撑着Lowrie的肩膀。

伸出舌头舔去了对方嘴角的巧克力。

还不以为然的望着。

Lowrie有些颤抖的回到自己的桌子前趴着。

头上橘色的呆毛伴随着不断冒出的白烟一抖一抖的。

Grief碰了碰黑色的脑袋。

“呜啊!”Lowrie马上跳了起来。

身体还在抖。

想要说什么却只能发出一个个单音节。

脸好红。

Greif如此想着。

好像做过头了。

继续想着。

办公室外面冒出了粉色的泡泡。

路过的Yosaf表示她什么也不知道。

=======END. 

Pocky Game

有种情侣之间的调情游戏。

叫做Pocky Game。

介于可能有人不知道的原因。

我们请来了Satanick先生做示范。

晚上,Ivlis刚准备睡觉,就听见一个超欠揍的声音。

“Ivlis~我们来玩Pocky Game嘛~”Satanick嘴里咬着一根手里还拿了一包。

“玩你妹啊大晚上的!!!还有从我的房间滚出去!!!”Ivlis对入侵自己房间的人很生气。

“诶~既然你这样说...锵锵,惊喜哦~”Satanick说着拿出一条黏糊糊看起来就很恶心的蛞蝓。

早有准备嘛Satanick先生。

“啊啊啊啊啊拿走啊啊啊啊啊!!!!!!!!嗯!?”来自某位魔王的破音。

以及嘴里被塞进了一根Pocky。

“早这样不就好了嘛~”Satanick似乎对这个举动很满意。

随手扔掉黏糊糊的蛞蝓。

把Ivlis压在床上。

咬住了对方的Pocky。

Ivlis完全不想闹。

于是直接咬断了。

“你他妈快点从我身上离开!!!我没心情...唔?!”Ivlis用力挣扎着想逃离对方的身下。

下一秒却被直接堵上了嘴。

舌头灵巧的在口腔里扫荡着,好像要把每一个角落都占为己有。

Ivlis突然觉得下唇一痛,接着铁锈一般的腥味在两人唇齿之间蔓延着。

好不容易结束了这个吻,Satanick离开时还带出一根色气的银丝,意犹未尽的舔舔唇。

望着被自己压在身下大口喘着气的Ivlis。

绯红的脸颊。

鲜红的唇瓣。

情欲在四周笼罩着。

“犯规是要接受惩罚的哟~☆”Satanick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说出的这句话时喉咙有些沙哑。

“...嗯”Ivlis抓住对方的手抚上自己发烫的脸。

夜还很长。

So.

Please enjoy a good night.

========END. 

机智

Lowrie发烧了。

不过却坚持要在学校里。

So,一整天下来基本都由Greif来照顾。

这叫什么。

同类帮助。

比如中午。

Lowrie简直像一滩水一样整个倒在椅子上。

Greif拿来了一碗粥虽然不知道鸟吃不吃这玩意儿。

等等。

灰色村好像没粥。

算了。

我就不自创Bug了。

“Lowrie”Greif拿着粥望着椅子上的人【鸟】。

“啊...Greif吗,真的是谢谢了...”Lowrie努力睁开眼睛看着对方。

“发烧了只能吃清淡的,嗯”这样说着,Greif舀起一勺,送到对方嘴边。

“呼...唔...真是谢谢你了,Greif,嘿嘿...”Lowrie咽下粥,嘿嘿笑着道谢。

“没关系,好好休息”Greif不得不承认。

刚才Lowrie笑的样子很比平常蠢。

不过。

软乎乎的。

还挺可爱。

“嗨——————!!!Greif老师!!!我把作业————”

当Greif想喂第二口的时候。

我们的元气恶魔少女Yosaf“哐”一声推开了门。

手里还高举着一本褶皱的作业。

看到两位老师后愣了一会。

不小心和Greif对视上了。

于是机智的Yosaf想了想。

又“哐”一声把门关上了。

并且亲手做了一块【闲人勿进】的牌子挂在门上。

让我们为Yosaf的机智点32个赞。

相信Froze知道这件事一定会感动的哭出来。

好的我又跑题了。

Lowrie还躺在椅子上喘气。 

不过比刚才好了一些。

 虽然脸还是很红。

Grief擦着对方头上的汗。

发现对方已经睡着了。

刚想起身。

“Greif...”听到了一句呢喃。

决定还是待在Lowrie身边。

心脏刚才好像【咯噔】了一下。

Greif想着。

错觉吧。

继续想着。

今天的灰色村弥漫着一股机智的味道。

一定是错觉。

========END.

安静

其实Emalf和Poeim几乎整天都会待在一起。

原因?

我懒得说。

比如今天下午。

Poeim拿着一本洋溢着少女心的童话书拿给Emalf。

“讲给我听”Poeim橘色的眼瞳望着比自己高出许多的Emalf。

“诶...?好吧...”酒红色头发的人无奈的接过书。

充满了女孩子气息的房间里。

一个茶色头发的孩子躺在粉色的大床上。

旁边还坐着一位戴着墨镜的男子。

“最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读完最后一句,声音的主人叹了一口气,合上了书。

“可以了吧Poeim...咦...?睡着了啊...那我还是...嗯?”

Emalf刚想起身。

发现一只娇小的手抓着自己的衣角。

“呼...唔...”

手的主人睡着发出不满的声响。

“呜啊这个...可困扰了啊...”

Emalf看着Poeim。

重新坐回对方的身边。

轻轻地摸了摸对方的头。

“那就陪你一会儿吧...”

是种宠溺的眼神呢。

“嗯...”

好像是满意的哼声。

后来Rieta来找两人。

发现Poeim头歪着靠着Emalf的肩膀睡了过去。

而Emalf也嘴角流了点口水。

墨镜从鼻梁上掉在身上睡着了。

Rieta没有叫醒两人。

而是给他们好好盖上了被子。

然后悄悄的关上了门。

路过的Ivlis刚想说话。

却以Rieta一个笑着的【嘘】的手势咽回去了。

Ivlis意外的望了两人一眼。

微微笑了笑。 

不发出声音地走开了。

完全不是道发生了什么的Poeim和Emalf熟睡着。

像是梦到什么开心的事一样露出了舒服的表情。

炎界今天是安静的一天。

没有人想打破的安静。

=========END. 

放学了。
外面正在下雨。
不过Greif忘记带伞了。
刚好Lowrie有一把可以躲两个人的伞。
这有什么,不是有句话叫无巧不成书吗。
虽然主要是我想不出梗了。
咳咳,总之接下来Lowrie和Greif一起撑着伞走出了学校。
“呐,Lowrie,你真的打算一直给这些孩子们教书不回去吗”Greif边走边望着灰暗的天空问着。
“这个嘛,以后再说啦”Lowrie笑笑。
“不行快点回答...嘶...”冷风吹来使Greif嘴里发出微小的倒吸声。
Lowrie没怎么注意。
不过他看到Greif的翅膀微微颤抖着。
然后露出了一个有些狡黠的笑容。
“嘛嘛,现在就不要问啦,披上吧”黑色的人褪下自己的外套。
盖在身边的人的肩膀上。
白色的人还没反应过来手里就接过了伞柄。
“这把伞你先拿着吧,明天再给我好啦”【黑色】这么说着。
跑进大雨中。
因为跑得太快而在脚边溅起的水花。
还不忘回头笑笑。
【白色】看着消失在雨中的人。
拉紧了身上黑色的外套。
Lowrie的吗...挺暖和的。
Greif如此想着。
心脏有点怪。
继续面无表情的想着。
雨,还在下。
========END.

月色

Rieta被Ivlis训了。

原因?

那玩意儿太麻烦我就不写了。

咳咳,总之接下来一整天Ivlis都没看到Rieta。

夜晚,炎界的月亮很圆。

如果你要说炎界没月亮或者咋地我也不管了。

Ivlis开始有点担心Rieta了。

他绕着城堡走了一圈。

发现Rieta两手抱着膝盖,低着头。

月光照在她橘色的头发上。

少女的脸上尽是失落的神情。

Ivlis愣在一旁望着。

“I、Ivlis大人?”Rieta抬起头望着旁边的人。

被发现了。

“啊...那个...总、总之快点回去!”Ivlis拉了拉脖子上的围巾,走近对方伸出了手。

“咦...?”少女有些疑惑。

“快、快点啦!”对方继续有点结巴的说着。

“啊,好、好的!”Rieta脸有些红的抓住了那双手。

好暖。

少女如此想着。

抓住了Rieta的手的Ivlis背对着对方快步走着。

少女发现

Ivlis大人的耳朵是不是有些红呢。

这个,也只有那双有着温暖的手的主人知道了吧。

月色真美。

========END.

Kcalb不能直视着Wodahs。

原因?

那只被挖掉的眼睛喽。

下雨了。

Kcalb想去雨里走走。

想到Etiwh跟来自己一定会被调戏。

所以独自撑着一把伞走出了黑白城。

不愧是Etiwh。

在Kcalb走出城堡的30秒后就吩咐Wodahs去找回来。

“Kcalb大人,Etiwh大人让您回去”Wodahs站在黑色外套身后说道。

“嗯”Kcalb转身。

为了不看见对方的眼罩特地把伞压了压低着头走去。

小朋友们记住,这样可是会撞到人的所以不能这样做哦。

果不其然。

我刚才说什么来着。

Kcalb的伞撞到了Wodahs。

微微震了一下的魔王下意识的抬头。

望着天使长。

慌张。

和Wodahs对视的Kcalb感到了慌张。

一脸内疚的样子继续低着头走过了Wodahs。

为什么不晚点走呢。

那样就能看见Wodahs先生的表情了。

真是,愉悦的表情啊。

雨,还在下。

=======END. 

茶泡饭

Grora喜欢欺负Wodahs。

Wodahs喜欢吃茶泡饭。

不过有一段时间Wodahs没有碰过茶泡饭。

没错,Grora干的。

某个中午,Wodahs为Etiwh和Kcalb做好午饭,自已又做了碗茶泡饭。

不幸的是刚做完就被Kcalb叫去了。

这其实没什么不幸,对吧。

只不过刚好Grora经过那碗茶泡饭。

不幸。

于是我们只有150的天使短Grora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猜猜看吧,她做了什么。

芥末这种东西吃太多真的不好。

然后我们可怜的Wodahs回来了。

Grora坐在他的茶泡饭旁边。

如果你在你的仇人的作业上撒了一瓶墨水。

你一定会想看看他的表情。

一个道理。

不过Wodahs没有吃下去。

不知道因为是因为Wodahs太机智,还是Grora的确有点蠢。

如果香草冰淇淋上面突然出现了一大堆绿绿的东西。

你会吃吗。

一个道理。

看到Wodahs没吃,于是我们的Grora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应该好好拌一拌才对”事后诸葛亮Grora如此说道。

Wodahs肯定听见了。

“想打架吗,矮子”印堂发黑了哦天使长。

“来战啊,变态兄控”Grora女士对身高的事貌似很生气。

不知道会不会拆房子呢。

鬼知道。

What a peaceful day.

=======END.